王杰希中心。
陆水云舟,尘烟幻湮。
近期QZ、WY、SOT、YYS。
星辰百变莫能测,招出千里不留行。
我与你隔着长风深谷,近不得,退不舍。
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安慰和挽留,所以别难过也千万别走。

『方王』何年草成原.Ⅲ

       不过如果这么细说起来,王杰希觉得如果没有小茉莉,大概就不会遇到那样美好的方士谦吧。

       当时的林杰前辈刚退役,方士谦对王杰希并没有那么友好,但明事理想得通的方士谦还是勉勉强强地接受了这个小队长。

       当然,这份摆明着的勉强接受只是建立在明面上。

      尚时年幼的方士谦和王杰希哪有像现在那么成熟稳重,只要是个孩子,偶尔也会闹闹小别扭,耍耍孩子气。

——
      那个盛夏,b市炎热的天气简直能把人烤出油,火辣辣的太阳和窗外烦人的蝉鸣是王杰希留下的最深印象。

       刚结束了上午训练的王杰希总算松了口气,站起身来打算去隔壁茶水间休息休息。

       大概这就叫做冤家路窄吧,那时的王杰希刚推开门,就看到了靠在窗旁伸手逗弄着小鸟的方士谦。

       他无比温柔地伸出手帮小鸟梳顺着漂亮好看的鸟羽,鸟儿也眷恋一般蹭着那人的食指,但原本带着笑的面上转头看到王杰希就瞬间凝固。

       一时间,茶水间里的气压有点低。

——
       这种压抑也许也让小鸟有些恐慌,“扑棱棱”地拍拍翅膀已经飞走了。

       而方士谦的脸上也因小鸟的离去而换上了如往昔那般的疏离,甚至带着几丝不屑地说了一声“队长好”。

       队长好,多么赤裸裸的讽刺。

       王杰希很显然也对这个称呼有点不舒服,两人一齐想到了那件事总归是不太美好的。

       王杰希闷闷地应了一声后便气得不想再理会方士谦,自顾自地接了杯水小口轻啜着,顺带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方士谦对面的沙发上。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直到训练室里的前辈们也齐刷刷地结束了训练,好心叫两人去食堂打饭。

——
      “那个,我要……”

      “我要一份红烧肉和二两饭。”

       王杰希有些微愣地看着排在自己后面却狮子大开口的方士谦,张了张嘴却终究因为胆怯没有说出什么。

      “红烧肉现在只剩最后一份了,谁要?”

       “还是给他吧。”王杰希说完,倒是非常识趣地端着自己的空饭盒走出了排队队伍。

       比起让别人不爽,王杰希这种人宁可自己难堪。

       也许这就是王杰希这人特有的特质,无论怎么说也是脾气特好的应下,这个样子却也让很多人不爽。

——
       打好了食堂里因为被扫荡过而仅剩的扣肉饭,王杰希坐在角落里默默扒拉着饭菜里的肥肉,微微皱了皱眉。

       他那样潇洒帅气地在方士谦的面前放弃了红烧肉之后,食堂里只剩扣肉了,王杰希也后悔了刚才装逼,那味道简直不敢想象。

       而方士谦也因为被其他前辈们哄骗的原因,就这样端着那盒饭坐在王杰希的对面,小孩子似地十分不高兴,直接把盒饭甩到了桌上。

       方士谦做完一连串动作后终于舍得瞥了一眼面前苦着一张脸扒肥肉的王杰希,轻哼一声,随便吃了几口就端着盒饭和一瓶牛奶出去了。

       也许王杰希还真是天生就要作死的人吧,他看着对方走出去本就好奇,在其他前辈的怂恿下更是直接抱着午餐也跟着出去,来到了俱乐部的后花园里。

       方士谦把盒饭和牛奶放在地上,自己也蹲下微笑看着一旁有些狼狈的小猫狼吞虎咽。

       那只猫的身上有些脏兮兮的了,王杰希这样完全看不出它原本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从外形来看确实很可爱。

——
        王杰希悄悄地走近,甚至连气息和脚步都收敛了不少,但敏感的方士谦果然还是感觉到了,转过头来依旧是那副平淡疏离的样子。

      但方士谦很显然是想听王杰希的话题,因此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而王杰希却也抿紧了唇不语。

       王杰希天生就不是那种会伶牙俐齿讨人欢心的孩子,简直可以说得上是老实人,连林杰这种人在退役后都有些担心王杰希这孩子能不能担当起微草的队长一职。

       “你这个老实人,不在食堂吃饭,跑来这里做什么?”

       “呃…我就是来看看。”

       “所以现在你已经看到了,看够了吗?”方士谦冷冷地把王杰希的话直接堵了回去。

       “……”

       王杰希没有说话,但却移开了步子走过去蹲下,把自己的饭盒也放在了地上。

      细心得有些带柔的王杰希伸出筷子把肥肉从盒里挑出,随后抬起眸朝那只小猫特别傻地笑了笑:“来,吃吧。”

       小猫“喵喵”地叫唤了一声,乖觉得不行,随后接着埋头吃这两人给自己的午餐。

——
       方士谦站在王杰希身后,就这样阴晴不定的盯着王杰希,突然就看到对方伸出了手。

      “别碰!”

       话音刚落,王杰希的手指便被小猫尖利的牙齿咬破,惊慌的小猫也踢翻饭菜躲进了角落瑟瑟发抖。

        此时的方士谦已经无心去管小猫和那些饭菜了,快步走过去抓住王杰希的手,看到食指上迸出了鲜血。

       方士谦大感不好,赶紧掏出了自己的手帕直接裹住了王杰希的手指,而王杰希也破天荒的配合着对方的动作。

      “呼……”方士谦看着渗出的流血速度有所缓和,总算是松了口气,“我说你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不能打扰别人吃午餐么?”

       “……”

      看着王杰希那垂下头略有些晦暗不明的模样,方士谦确实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了,只叹怎么这次居然还栽到了这个灾星手上。

——
      “行了,走吧。”

      “去哪?”王杰希抬起了眸,眼底里蒙上了一层不算厚的雾气。

       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明明摆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还是这么的疏离冷淡,这确实让方士谦不怎么舒服。

      “我带你去包扎,等会还要去打个狂犬育苗。”

       方士谦非常老实地回答着王杰希,却不知道王杰希此时心里满满的都是小纠结,只是伸手就毫不客气地拉起了这人。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王杰希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握住方士谦的手也有几分发颤,但这又让方士谦有些担心了起来。

      “怎么了?”方士谦再次狠狠反握住王杰希的手,眼底里确实是闪过了几丝焦急,随后倒也因为突然想起有别而尴尬地松了松手。

       “没…没什么……”

       王杰希是真的败了,看着方士谦的眸子却想不出任何拒绝的话语,只能默默地顺着他的言语被牵着走。

       方士谦也算是个心浮气躁的,看到王杰希的手就不由得急躁,说的话竟也带上几分不奈:“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现在赶紧和我去医院,看看你的手。”

       “好。”

评论(3)
热度(19)
© 抚弦予烟 | Powered by LOFTER